• <menu id="qoqky"><strong id="qoqky"></strong></menu>
    <nav id="qoqky"></nav>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聚焦 > 聚焦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不能忽视文化遗产的社会功能
    聚焦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不能忽视文化遗产的社会功能
    发表日期:2020-03-20 11:20|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聚焦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不能忽视文化遗产的社会功能,

      毫无疑问,不可移动文物所受到的破坏,包括像建筑、石窟、神庙、墓葬、摩崖石刻等等,尽管在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博物馆中都能够看到它们被移动到了展厅,其中有许多的可知与不可知。美国宾州大学博物馆展厅之中唐代雕塑的代表“昭陵六骏”之二的“飒露紫”“拳毛騧”的周围,还有一批不同时期的原本属于不可移动文化遗产的中国古代壁画和陵墓雕刻等等,这些都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国家曾经有过的历史和灾难。显然,这种文化的灾难不仅发生在曾经是积贫积弱的中国,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此经历。曾经的被殖民,曾经的被侵略,都会带来文物的被掠夺,都有可能使国家的不可移动文化遗产变成侵略者或殖民者国内博物馆中的可移动文物。而这样一种由不可移动变为可移动的历史,在今天又可能成为博物馆和研究机构中的特别立项,有可能被还原成历史的当初。曾有展览就史无前例地将流散各地的原本属于响堂山石窟的精美石刻聚集在一处,并通过数码技术而还原成不可移动的原状。

      然而,历史的遗憾正表现在这一“不可移动”变成了“可移动”之中。

      不管是运用何种方式使不可移动的文化遗产变成了博物馆中的可移动文物,都是世界文化遗产大家庭中的巨大伤害和损失。因为在盗取过程中的伤害和损毁是不可避免的,尤其像石窟雕塑这样的文化遗产,有些是连在山体上,盗取往往是只能取首而弃身,而与之关联的凿或者砸,都难以保全。如“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騧”当初就是打碎成大小不同的碎块而装箱运到西安,后被转运到了北京,大约在1916年至1917年间被偷运至美国。在中国的龙门石窟中,宾阳中洞内东壁上北魏年间的浮雕《北魏孝文帝礼佛图》藏于美国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文昭皇后礼佛图》藏于美国堪萨斯市的纳尔逊艺术博物馆。其中当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东方部主任普爱伦就主导了《北魏孝文帝礼佛图》的偷盗。这些原本是不可以动的文化遗产被不择手段地“移动”,使得今天的宾阳洞只能看到那个区域内的空白和与之关联的盗取。而石窟壁画往往依附于山体,其泥质的墙面本来就十分脆弱,因此,截取只能是分割,或者是取其局部。新疆克孜尔石窟今天残存的部分就可以看到当年盗取者的手段。如今在世界上很多著名的文化遗产保存地,都可以看到伤痕累累与相关的劣迹斑斑。不可移动文物受到的破坏,正成为我们今天反省人类文明发展中若干问题的必须。

      文化遗产的社会功用,今天是我们必须关注的一个问题

      当不可移动的文化遗产成为可移动的文物,进入到博物馆之中,展览的陈列虽然割裂了它与原产地的关系,减少了它的文化内涵,但依然能够看到它与不可移动所在地的关联,更让人感叹这些文物的身世不同寻常。如果博物馆在展览陈列中能够揭示这样一种关系,那么,不仅是对文化遗产的尊重,也是对观众的负责。遗憾的是,并不是每家博物馆都能如此。在博物馆中丧失作为展品的文物与始初状况的关系具有普遍性。其原因也有多方面,有些是因为博物馆专业水平的不到位,而有些则是因为来源的不可告人,有意避之。如此,博物馆与文化遗产的关系就变得比较复杂。

      当我们今天满怀着对于先人的尊敬,对于先人文化创造的敬仰,以崇古、探古和发现的心情去寻访文化遗产,在玛雅、印加,在古埃及、古希腊,或者是吴哥的丛林、缅甸的塔林等,抑或就近在自己所在的区域附近,都可以看到那些断壁残垣,看到那些不可移动的地基或者是石柱,如此等等,这正是人类文明发展中的每一个阶段所留给我们的。因此,当文化遗产今天成为我们的珍视,成为我们的骄傲,成为“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感叹,它们能够保存至今,哪怕是一砖一石都是非常的不易。毫无疑问,即使是那些断壁残垣,即使像吴哥石窟那样破败的景象,但它们今天依然是我们需要去精心;さ?墒,文化和自然遗产的;ぴ诮裉烊词且桓龈丛拥奈侍,一是因为现代化的社会发展,一是因为商业的利用和开发。而其中商业利用和开发的问题在眼前更为严重。当我们今天在马丘比丘遗址看到那基本上不见人工;ず屠煤奂5淖刺,情不自禁会联想到对于有些文化遗产的利用,比如它们周边的商贩与吆喝等等,不仅仅是改变了它的原貌,更重要的是伤及了它的文化内涵。;ず屠檬且欢悦芴,可以看出态度和水平,精神与品格。;げ唤鍪羌痈龌だ改敲醇虻,也不是使其出新那么容易。;ぜ纫窒肿床蝗盟绦艿狡苹,又要在维护中保持它的基本面貌而不改变它的本质。利用的限度应该以;の镜那疤。;げ唤鍪潜;け咎,还有关联;不仅有内在,还有外观。马丘比丘遗址面对悬崖之下的万丈深渊,没有任何护栏的警示,也没有任何文字的告示,所以,身处其中的徜徉能够连接到它的当年。然而,这是以每一位到访者对它的尊重为前提。所以,对于不可移动文化遗产的;,其责任不仅在所属地的主管,还关系到每一位造访者。

      人类在发展过程中的每一个历史阶段,都有可能受到天灾人祸。而天灾人祸对于文化遗产的摧残是无情的,阿富汗因为战争而使那世界著名的巴米扬大佛受到了破坏。作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巴米扬大佛,虽然深藏在阿富汗巴米扬山谷的巴米扬石窟中,可是,却难逃2001年3月12日塔利班的劫难,而使有着1500多年历史的文化遗产定格在这悲惨的一天。这种破坏在今天的不可避免,还有2015年4月25日14时11分发生在尼泊尔(北纬28.2度,东经84.7度)的8.1级地震,世界文化遗产、也是亚洲乃至世界最大的覆钵体半圆形佛塔的博大哈佛塔顶部开裂,周围小佛塔部分坍塌。而同为世界文化遗产、被称为世界建筑史的“露天的博物馆”的帕坦杜巴广场上的一座神庙坍塌,其他建筑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这些作为人类共享的文化遗产受到的破坏令世人震惊和惋惜。

      可是,今天好像随时也都可以获得关于文化遗产的好消息。当吴哥石窟消失在原始的丛林中而被发现的时候,人们的喜悦,人们的惊奇,人们用那久违的眼光去看待这一历史遗存。而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文化遗产待发现,还有多少考古工地在发掘,文化遗产的与日俱增正是基于文化发展的历史悠久与深厚积淀。虽然文化遗产的存量难以估计,可是,人们并不能因此悠游于期待之中,也不能因此而忽视现存的状况。

      可以说,文化遗产正成为这个地球上与人类生存息息相关的重要内容。博物馆成为文化遗产的栖息地,或者是庇护所,正为文化遗产的;ぷ龀隽酥匾牟豢苫蛉钡墓毕。我们可以设想,今天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博物馆的话,那么,文化遗产的状况实在堪忧,有许多难以想象。因为这些文物即使在收藏家的手中,也能得到;ず蜕拼,可是,却不能与公众分享,只是某一位私人藏家的自己的收藏,仅此而已。因此,文化遗产的社会功用,今天是我们必须关注的一个问题。我们必须重视博物馆的存在,重视博物馆社会功能的发挥,使得文化遗产能在我们这个地球上体面地生存,教育和启迪后人,让他们为自己的祖先感到荣光。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
  • pk10微信实力群